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娱乐 »

豆瓣网

评论影视就来豆瓣评分 @留言反馈

在其他社区拼命商业化、疯狂扩圈的运动中,豆瓣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它就那么不紧不慢的盘坐在整个互联网市场里安静着,网站几乎不投广告,看不到什么明显的盈利点,杨勃是豆瓣的创始人,一个反商业社会式的人物,他又拒绝了一切采访,给他自己和公司多加了一层结界。了解杨勃的人都知道,没什么理由能说动他,即使这个采访能帮到公司,他也不在意。如果说每一个APP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平面化的书影音社区,如果你不去主动寻找,可能永远不知道这座城市里藏着哪些会让你惊叹的角落,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人生活在豆瓣,也可能你根本没有加入任何豆瓣小组,但你依然能通过书影音的长短频率发现几年前曾经有人在那里表达过和你相似的思考和感触,那种喜悦是两个陌生人在精神上的隔空击掌,很难给豆瓣的活跃用户做一个准确的画像。一部分豆瓣用户是热爱书影音的文艺青年、知识青年,而另一波人则主要使用豆瓣小组,他们更年轻,谈论以明星八卦为主的热点话题。

『提示』网址指向的外部链接,不由本站实际控制,内容如出现更改或违规,请联系本站处理。

  • 网站地址:www.douban.com
  • 豆瓣网2021年01月13日截图预览
    豆瓣网 2021-01-13 15:43

    豆瓣是中国第一批完全原创的互联网公司,对于创业的回顾,杨勃曾经表达过:别人做过做了成熟的事情我们一定不会做。回顾豆瓣商业化的可能性有太多机会被阿被屏蔽掉了,比如阿北也很早就知道豆瓣同城小组又做出一个默默的可能性,但依然没有选择去做。

    曾经,豆瓣最接近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一个机会是豆瓣电影的商业化,电影团队在当时以20到30人的团队规模,把电影票市场份额冲到市场第二。内部曾有传闻,当时投资方非常希望杨勃做电影票,内部很多声音也支持这个选择,结果杨勃迅速把这个业务停到了,他给的理由是卖电影票不赚钱。准确点讲,杨勃对卖电影票实际上是把控渠道这件事当然是具备前瞻性,用他前同事的话说,杨勃就是不愿意赚这个钱,这让商业化问题显化为豆瓣和市场的主要矛盾。豆瓣也有广告,也卖商品,做付费内容,但是他们都必须得符合杨勃想要的样子。早期对广告的要求特别高,许多广告主找上门,杨勃看了半天,说跟豆瓣的气势不合,和行业水平相比,豆瓣的广告方案规则是每天的开屏只开放四分之一的流量给广告,同时如果用户一天之内已经看过一次产品广告,无论再打开多少次,都不会再给他看这条广告。很多曾经的人都说,杨勃并不抗拒商业,他非常理性,而商业属于理性世界,他只是执着于找到一个优雅的路径,创始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家公司的气质。从一开始,豆瓣的气质就像一个早被埋好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推进,它逐渐显化为我们如今能看到的样子,比较文艺、清高、理想主义。

    在豆瓣内部,员工们很少聊增长数据、收益指标这些话题,他们更关心文学、艺术、社科、哲学,关心人类的命运、思考人的本质。那个年代整个市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很多人认为移动互联网就是从电脑到手机的一场大型搬运,豆瓣同时做十几个,力量过于分散,用现在的话说中台能力跟不上,豆瓣在整合时面临一个非常严峻而又难以回答的问题,豆瓣是用来干嘛的?如果回答不了,那怎么说服更多用户下载你?豆瓣可能就不是一个属于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它有特点,但不够精确,但豆瓣没有被资本恶化,一直以最真实的心声存在,执信资本是豆瓣唯一的投资方,执信投过去看上去不赚钱,但对于这个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很重要的项目,他们和豆瓣似乎达成共识,就让豆瓣以一种保持相对文化人的尊严活在中文互联网世界,现在的豆瓣大部分还是比较符合杨勃想要的样子,不去刺激用户扔广告,用户在里面也比较自如自在,豆瓣就像是一个比较自然、温润的邻里,是一个社会里一个自然的存在,豆瓣就像互联网世界的一朵奇葩,在国外没有对标产品,甚至连它是什么都很难定义,没有像其他社区一样心心念念商业变现的问题,豆瓣就在那里安静的当着人们的精神角落。


    转载或引用请注明本文:https://www.qqdaohang.com/html/398/
    内容仅做参考,若对豆瓣网描述不全面不恰当请谅解并把建议告诉我们。

    推荐网站